三、學習中文字方面的研究

【Use of Partial Information in Learning to Read Chinese Characters】


(一)母語為拼音文字的學習者學習漢字研究

此篇論文在研究母語為拼音文字的學習者學習漢字的意識發展

1.簡介

首先,研究將學習者的漢語能力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種水平;將漢字分為左右、上下、半包圍三種結構。

學習漢字與學習拼音類型語言的方式不同,因為漢字是由多個部件按照一定規則組合起來的文字,這樣的不同使得學習者在學習時會有認知上的困難,語感的產生相較於以中文沒母語的學習者來說歷程也不同。

2.實驗內容

將受測者依照漢字能力分為三個水平:

  • 初級水平:學習中文半年到一年

  • 中級水平:學習中文一年到一年半

  • 高級水平:學習中文一年半到兩年半

    將漢字分為左右、上下、半包圍三種結構,共135字,其中有真字、假字跟非字,要求受試者進行詞彙判斷,並記錄受測者的反應時間及正確率。

  • 真字:真正的中文字

  • 假字:符合中文字規則,但不為真正的中文字(部首等概念符合中文字)

  • 非字:完全不為字,完全不遵守中文字應有的結構

3.結果分析

結果發現初學者可以分辨出真字,但無法有效分辨出假字跟非字,以此能推論出學習中文時,學習者會將漢字看成點線組成的方塊圖形,對每個字有大概輪廓的印象,把每個字當成獨立的個體在記憶。而中級水平在這方面僅有些微的進步,對於字的結構有簡單的認知。而高級水平已經可以分辨出實驗的左右、上下、半包圍不同的漢字結構,知道怎麼分析字形、推測漢字的規則。

4.結論

母語為拼音文字的成人,對於漢字的學習與認知是漸進的過程,從將漢字當成圖形學習,到可以將其拆解、認知其結構大約需花兩年的時間;作者將此學習的過程分為三個階段:

  • 儲備階段,學習者還不能把漢字分解為有意義的組成部分
  • 遷移階段,學習者有意識地運用他們學到的結構系統區分漢字的聲音和意義
  • 成分加工階段,學習者能用有系統的策略,根據漢字的聲音和意義來猜測生字的意義和發音

(二)中文字辨識歷程的各別差異分析

此研究企圖探討受測者在辨識中文字時的知覺過程

1.簡介

為了了解受測者辨識中文字的過程,透過一些數量程序進行分析,將不同的反應分為不同的認知歷程。

2.實驗內容

【實驗一】

受測者會先看到(a)的一個中文字,再看到(b)的由小字(理)組成的大字(心),將(a)字稱為目標字,(b)由小字組成大字,受試者需判斷目標字是否與小字或大字相同

假設受試者採用的反應策略有以下三種模式

(1) 先檢驗小字是否與目標字型相同,若相同回答是,若不同就比對大字的字形與目標字是否相同。

(2) 先檢驗大字是否與目標字型相同,若相同回答是,若不同就比對小字的字形與目標字是否相同。

(3) 模式一、二的混合,受試者有時使用模式一、有時使用模式二,此種模式因為難以定義,在此篇論文中沒有詳加討論(此模式的受測者在實驗第一階段被排除)

【結果】 在實驗一中,兩個模式的受測者明顯表現出不一樣的消息處理過程,且當大字的字型與小字相似時,會干擾對小字的確認導致反應時間增加。簡單來說,受測者在比較小字時,會被大字的訊息影響。

在實驗一中,圖中的數字為受測者的反應時間,括號中的數字為正確率,可以觀察到兩個模式的受測者在目標字與小字及大字配合的反應時間有截然不同的結果,因為模式一先登錄小字,因此當目標字與小字配合時的狀況反應速度較快,與大字配合時反應速度較慢,反之亦然。值得注意的是,模式二中當大字的字型與小字形似時,會干擾對小字的確認導致反應時間增加。簡單來說,受測者在比較小字時,會被大字的訊息影響。


【實驗二】

由實驗一得知模式一的受測者並非只是先登錄小字,比對完再登錄大字比對,而是在比對小字時已經被大字的訊息所影響。為了探討比對小字時,受大字影響是否為自動化歷程。因此實驗二將實驗改成只比對目標字與小字是否相同,若受測者仍受到大字訊息影響,表示受大字影響為自動化歷程。

【結果】

圖中的數字為受測者的反應時間,括號中的數字為正確率。

將測試者回答是與否的反應時間做變異分析,結果發現達到統計的顯著水準,所以顯示受測者會被大字訊息影響,因此我們知道,即使強迫使受測者不需注意大字的訊息,受測者還是會注意到大字的訊息,這說明了處理輪廓訊息是自動化的歷程。

3.結論

不論是先比對大字或小字,受測者都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先登錄刺激輪廓的訊息,這個歷程是自動化的,在先前提到的兩個模型中,大字跟小字的比對被認為是兩個分開的歷程,事實上,這兩個歷程是類似平行比對的(類似CPU的Time sharing,在短時間內交互處理歷程)。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